28
2018
03

足彩十年情三人合买命中17万梦里喜中500万

玩足彩曾经梦里中过500万
关于玩足彩,他说过的让我最开心的一句话是,他中过一次500万,紧接着一句就是“可惜是在梦里,睡醒之后这奖也就没了”。现实中,老D玩足彩称得上痴迷,而且挺专业的。最钟爱的是任选9场,中过最大的奖是与几个哥们一起合买,中了一次17万多的任选9场,几百元和上千元的小奖则中过很多次。
当然,与中过的奖相比,他不中的次数显然更多,而且“只差一场”的次数尤其多。他说,每次“只差一场”,就像想征服的一座山峰眼看就要登顶了,但最后一脚踏空掉了下来,“这种感觉特别刺激。没关系,下次接着来!”
想当年一念之差错过50万
现实中,老D与50万大奖擦肩而过的遗憾,却真的发生过。
2004年2月,“进球彩”刚刚上市发行。当时的“进球彩”和现在不同:现在是猜4场比赛一共8个队的进球数,而当时是猜6场比赛一共12支球队的进球数。记得有一期,老D花100块钱买了50注单式的进球彩,其中最后一场比赛的双方进球数,他前49注全部选的是“1比1”,但到第50注时他却鬼使神差地把“1比1”改成了“0比0”。最终,就是这最后一注让他后悔莫及——如果不改,他将命中50万元大奖。
后来,我听他不止一次对其他彩民朋友说,你选好的号,千万别改,宁可再多选几个,也别否定自己已经作出的判断。一直到现在,在足彩投注中,老D最信奉的一个哲学就是“只做加法,不做减法”。
什么是“只做加法,不做减法”?比如说,老D某次做了个任选9场的单子,原始单只有32元,也就是老彩民们都知道的“5单4双”;后来在进行深入分析的时候,他觉得其中的两个单选不稳,需要补充成双选,但这一来32元的单子就会变成128元,开销“翻了两个跟头”。在这种情况下,很多彩民可能会把前面原始单“5单4双”中的“4双”调整成“2双”,与后来补充的两个双选再次合并成新的“5单4双”。这么做,是为了保证资金投入仍然维持在32元。但对这种投注方式,老D坚决反对,认为这是“拆东墙补西墙”,他宁可32元变128元,多投入,也不愿放弃自己最初的判断。
最辉煌三人合买命中17万
老D是文科出身,但有一阵时间,大约在半年多吧,我看他居然会拿着计算器对着一堆数据算来算去,每天要算到半夜12点。有时候我会想,既然他如此专注地投入于足彩这件事,那他一定有他的乐趣所在,有了这份乐趣,其实中奖不中奖反而不是那么重要了。
“如果有一天,我中了500万或更大的奖,那一定不只是运气,更有我努力的结果。你相信吗?”很多次,老D一脸严肃地认真对我这样说。当我把这样的话转告给别人,别人一般都会绝无恶意地笑一笑,但是老D却在心里把这句话当成了一个信念。
也许是信念感动了幸运女神,老D购彩史上的“最大奖”终于出现了。大约五六年前的一天,他与另外两个朋友合买任选9场,中了3注一等奖,总奖金17万多元,最后每人分到手5万多。虽然不是500万,但毕竟看到了自己“努力”的成果。那段日子,把老D高兴坏了。
让老D感到更有成就感的是,这个17万元大奖的获得,与他自己的“刻苦钻研”有关。
原来,那段时间,老D一直在琢磨任选9场投注中的“转9投注法”。所谓“转9”,是指在投注任选9场时所投注的场次多于9场——从10场到14场不等,而一旦中奖也有可能不只命中1注。当时,老D用的就是“11转9”的方式,一共花了1168元钱,命中的3注任选9场头奖。
独乐乐只差一场其乐无穷
因为各种原因,当年与老D一起合买的几个朋友都不再玩足彩了,只有我老公还在坚持。感性的他,买彩票也有自己的风格,状态不好的时候就买32元或64元的小复式,感觉来了的时候也会花三五百或上千元来一把“大的”。进入2014年以来,中过最大的奖是1700多块的,最小的中过300多块的。像前些年一样,除了中奖之外,让他印象最深的是那些离中奖“只差一场”的,太多了!
就拿12月7日开奖的第14177期来说,老D看准这期奖金不会少,就买了一张288元的“3单4双2全包”复式单,赛果一出来,利物浦和热刺双双被逼平、阿森纳输球、斯图加特输球等冷门全部被他防住,唯独没有看出毕尔巴鄂竞技主场反水。当期任选9场头奖高达1.6万元。开奖后,老D对不争气的毕尔巴鄂竞技那叫一个恨啊!
在他的影响下,我也成了一个体彩彩民,但我没有他那么疯狂,不像他那样几乎只要有足彩就会跃跃欲试,我是想起来才买,而且我不懂足球,所以不买足彩。我只玩数字彩,以超级大乐透为主,偶尔买上一两注,基本上都是机选,一个月的购彩总投入最多不超过200块。
我最多只中过5块钱的小奖,10块都没中过。但是,因为有体彩,我和老公的共同话题更多了,一个月花200块钱买它个“志同道合”,也挺开心的。

« 上一篇 下一篇 »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